新陕网

收藏本网 本网微信 本网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财经>正文

人民日报评"押金难退":说没挪用是撒慌 包容不等于纵容

发布日期:2018年12月20日 09:22  作者:何鼎鼎  文章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纠错]

   

  头大的不止是你们,本部门也有诸多同事深陷其中,本君更因行动迟缓,退款排名排到1000万名开外。现在只能互相打趣,佯装淡定。当然,被堵门退款的也不止ofo一家,还有共享汽车品牌途歌(TOGO),据称1500元押金19日办手续,明年2月才能拿到钱。小黄车是不是“黄”了?TOGO真的哪也去不了?用户气愤、苦恼又无奈。

  你提供车,我押点钱,缴纳押金本不是问题,这样的信用关系小孩子也能理解。从资源共享角度看,一辆车能对应更多人,不仅不是坏事反而就是初衷,因为这意味着资源的高效利用;但从金融角度看,一辆车对应更多押金,意味着杠杆率升高,风险会加大。

  单车不贵、押金挺高,企业就有冲动为获取更多押金大量投放车辆。所以,回过头看,共享单车押金模式,或许一开始就值得打问号。尤其是在盈利模式不明朗的情形下,押金的诱惑就更大了。若押金能原封不动当然没问题,但潮水退去后大家已经看到:裸泳者不少。口口声声说“没用过一分钱押金”的,撒谎了。挪用,成了潜规则;不挪用,成了例外。

  正是因为押金背后隐藏风险,当一些共享单车平台推出全国免押时,我们举双手赞成。(见《免押金后,共享单车怎么活?》)行业内的专家也认同,当互联网信用分与智能化管理开始筛选与约束用户,押金不是必选项。但确实有不少企业还在收取押金,普通用户难以透视企业具体经营,企业自律又沦为一句空话,怎么办?只能寄希望于法律、制度与监管。今年两会,交通部门的负责人说,已经制定了初步的针对押金和预付金的监管办法。但或许是因为随后“免押”大有推广之势,这一监管办法并没有落地,对押金的紧箍一直没有建立。

 

  两年多来,共享单车模式本身的红利是显而易见的,比如有效解决“最后一公里”,让城市管理者重新审视甚至调整路权分配;比如以绿色出行缓解拥堵指数,同时减少排放与污染。事实上,上千万还留着押金的用户本身就是创新成功的明证。换个角度看押金,它既是一种骑行准入,又何尝不是每个普通用户对共享经济的包容与支持?

  但包容并不等于纵容。诚实守信、用户至上,这些原则不因“互联网+”而改变。无论是传统经济还是新经济,真正的成功,都要在更长周期中检验。事实上,1000万人扫码骑车的场面有多喜人,1000万人集体挤兑押金的场景就有多可怕。这可能成为压垮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也会溅起伤及无辜企业的火花,更会挫伤人们对于共享经济的信心。

  这两年,共享骑行企业确实引来了很多关注,有时也会想:这是不是一种过度的不必要的关注?或许也不是。因为比起普通企业,共享行业的公共性更强,从一开始将道路当做舞台。它不仅是企业层面的创新,也是城市治理层面的试验,是重新审视交通方式、提高资源利用率的社会实验。它的成果在爆发式外溢,但许多成本从一开始也是全社会共担的。换句话说,像共享单车这样的创新,是付出了不小社会成本的难得的成果。无论是批评用户乱停放来维护社会文明,还是关注企业“退款门”来捍卫商业文明,都是为了让创新行稳致远。

  但就眼下的情况看,无论是用户层还是企业层,我们离真正成熟的共享经济发展还有不小的距离。大概共享本来就不容易。有学者说:“分享原来属于道德情操的范围。不过现在人们搞分享经济,明明是冲着致富去的。道德情操和国民财富这两件事,单独来看都不奇怪。怪就怪在,分享经济要求通过道德情操,去实现国民财富。相当于把斯密主张利他的《道德情操论》和主张利己的《国富论》,合并成一本书。”这位学者的原意在于肯定分享经济变革了传统经济学。现在来看,有“致富”的冲动并不难,要保持“道德情操”还挺难。这正是:

  把好规则龙头,骑时才能轻松。

【责任编辑:张弛】

精彩图集更多》
头条更多》
视频访谈更多》
反邪教更多》
专题百科更多》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