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陕网

收藏本网 本网微信 本网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反邪教>正文

李洪志的“变脸术”(图)

发布日期:2017年07月13日 08:37  作者:汉山樵夫  文章来源:新陕网  [纠错]

  川剧的“变脸”,倾倒了亿万观众,让人感受到民族艺术瑰宝之魅力。然而,李洪志却从此处学到了活学歪用,以至炉火纯青。其脸谱并不多,三变就足矣。

  第一变:移花接木,创造“神”韵

  李洪志本来是东北那地方普通家庭一男孩。谁知其从小就有些弄虚作假的歪“才”,整天想着如何一夜暴富,成为暴发户。后来看着人们敬佛,心甘情愿往功德箱里捐款。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心想:人们给佛捐款,是想祈福保平安,给未来投资。自个儿摇身一变,也成了佛,那些捐款不就可窃为已有了吗?

  于是,就买来练功服,照葫芦画瓢:先照着佛祖的样子给自个儿拍摄照片,再画个莲台,把照片合成进去;另做个光晕,与照片再合成,就有了人们看到的佛光闪闪的“宇宙主佛”李洪志的神韵之像。做完了这些,接下来就该谎言粉墨登场了:佛祖之所以有人敬着,是其几千年的修行。这是今人无法做到的。但佛祖的降生日,是农历四月初八日。却是可以“靠”上去的。于是就改,把自个儿的生日,从1952年7月7日改成1951年的5月13日,就暗合着与佛祖同日生了。喑喻佛祖已逝,李氏当立。李洪志苦心孤诣这么一弄,就俨然成今世之佛了。改则改矣,只是这新的假生日,其父母结婚还不到3个月。但李洪志全然不顾给父亲戴顶绿帽子、辱母为娼的尴尬,只要自个受用就行。

  第二变:贬佛抬已,打造“宇宙主佛”

  有了以上“神韵”,却发现佛祖成了自个发财的绊脚石。一方面要“消费”佛祖在民间的信仰力,这是掘其墙根;另一方面,又要贬低佛祖:我是今世“宇宙主佛”,“他是佛,我也是佛”;李洪志不止一次说,牛皮“不往大了吹,谁相信啊…”。看看力度不够,就变本加厉起来:“我的法力,比佛祖大几倍,几十倍”。没过几天,就长进到“大几十万倍”了。但佛家教义莫过于一个“善”字,是劝人向善,积德行善,改恶从善,善莫大焉。对人们从心理上起到抚慰、调适作用的。这一精髓是李洪志如何“造”假,也造不出来的。

  李洪志认为,这是迂腐理论。人不为已,天诛地灭。照此虽然也有功德捐收,但毕竟太少,来钱太慢。李洪志要的,可是弟子们的全部身家,是弟子们全部财富。于是,就把弟子之病说成“业”,把练功说成“消”;弟子们孽缘深重,只有“消业”,方得“圆满”;弟子们身外之物,成了“精进”,“上层次”的羁绊,只有贡献给“宇宙主佛”,就可去掉“执著心”,就可“白日飞天”。看看“宇宙主佛”这德性,为了自个发财,什么坏招都敢用,怪不得2200多弟子成了骷髅?!李洪志数着从弟子们那里蛊来的钱财,只笑得合不拢嘴。这不是,“主佛”成名万骨皆骷吗!?好一个笑里西刀的“李主佛”,面对白骨如山,却也笑得出来!?

  第三变:假修真骗,迅猛“精进”

  先前,李洪志作了“神韵”,披了“佛衣”,然而对于掠夺财富,却进展慢些。于是就到佛教盛行的泰国转悠些时日,真是磨刀不误砍柴功啊。据说,李洪志发现一个怪现象。泰国佛教与人妖皆盛行,各行其道,互不干涉。人们一边笃诚信佛,但也不排斥人妖的肉体刺激。信佛者大把大把的银子装进功德箱,以此求赎犯下的罪恶;然后又到花街酒肆,尽情的消费青春,那银子也是大把地花,真个一个纸醉金迷,花花世界,直让李洪志心花怒放,乐不思蜀。

  于是得了真谛,如法炮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变出自个的花样来。对弟子们,反复要求“去执著心”,不要为身外之物拖累;弟子们要迅速“上层次”,就要对“主佛”虔诚;虔诚的表现,就是看有没有只要肉身,而不要身外之物;没有“执著”拖累,“白日”才可“飞天”,进入“天国”。“上层次”的捷径,就是抛弃肉身,让“元神”去“天国”。看看,原来这修练,原来这“精进”,原来这“上层次”,就是现代版给弟子们的“皇帝的新衣”,让弟子们奉献了全部的身家性命,心甘情愿抛弃生命,裸奔去“天国”。就是让弟子们留下可用之财!但凡美女弟子们,要抛弃家庭,抛开夫君,抛弃亲人;远离婚姻之肮脏,留下贞洁玉体,方可伺奉“主佛”,成为李洪志之淫需,于是就快快的“精进”,快快地“上层次”了。

  看来,“李主佛”的变脸术,虽不高明,却很实用,是无师自通了。表面看,慈悲为怀。然而揭去面具,露出的就是一副敲骨吸髓的嘴脸,这是无论怎么“变”,也掩盖不了的事实。

  还没有成为白骨的法轮功弟子们,该睁大眼睛了;那些或将成为法轮功弟子的人们,看清了,是提高警惕,远离危险的时候了。

【责任编辑:昶冰】

精彩图集更多》
头条更多》
视频访谈更多》
反邪教更多》
专题百科更多》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