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陕网

收藏本网 本网微信 本网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反邪教>正文

付红痴迷“法轮功”痛失生命

发布日期:2017年09月13日 10:17  作者:陈蕴慧(口述) 听雨(整理)  文章来源:新陕网  [纠错]

  时至9月12日,每年的今天我都会想起我的同事以及她的遭遇,本该颐养天年的年纪,患病后不积极配合治疗,却因迷恋“法轮功”,贻误病情,最终走上一条不归路,每每回忆她的过往生平,总让人唏嘘不已。

  我叫陈蕴慧,系略阳县铁路医院在职医生,我的原同事付红,女,1947年生人,2002年从我院后勤处退休,丈夫早年去世,她一个人住在位于火车站附近的医院家属区。退休生活相对较为安闲,在医院工作半辈子的她作息规律,每天早上按点起床,与小区其他退休职工一起参与锻炼,然后开始一天的生活,日子过得倒也充实。

  在她们一起锻炼的老伙计中,有一个叫陈敏英的跟付红自小相识,关系最好,此人从1997年便开始习练“法轮功”,慢慢发展成当地“法轮功”骨干力量。1999年“法轮功”被依法取缔后,她仍不思悔改,依旧是“法轮功”的忠实拥趸,后来经政府转化有所收敛,但私下还在“练功”,到处宣讲,有时候她也劝付红加入她们,说能有病祛病,无病强身,付红起初对此并不感兴趣,也不是多么反感,在医院工作过的她觉得练练功也无可厚非,但家人的反对,加上邪教的定性让她始终没有逾越这条鸿沟。

  2005年冬的一天,付红突然觉得胸闷气短,呼吸急促,家人赶忙把她送到医院,我作为当时的主治医师,初步判断是她肺部出了问题,经过一系列检查,发现她右肺膈肌处长出约7公分大小的肿瘤,经医院专家组会诊,确诊她得了肺癌,鉴于她的年龄和身体状况,无法立即手术,医院协商后建议先化疗,待病情稳定后再进行手术。一个多月的化疗后,病情稍微得到控制,但她的精神状态已大不如前,头发也掉了多半。因忍受不了化疗的痛苦,她哭着闹着要回家,万般无奈之下,家人只好给办了出院,在家保守治疗。

  回到家后,想到自己的不幸遭遇,加之身体上的痛苦,付红的脾气越来越差,时常无端发火,时而嚎啕大哭。陈敏英经常来看她,说起她得的病后,陈敏英一边安慰她,一边用“师父”的话说,“人一有病就吃药,或者采取各种方法去医治,那么实质上是把这病又压进身体里面去了,因为有些病不都局限在世间法之内,有的病相当大,超出世间法的范围,因而医院治不了”。修炼“法轮功”是“消业”的唯一途径,也是治病唯一有效的方式。慢慢地付红被洗了脑,相信“法轮功”是神功,真的能祛病,她不顾家人的坚决反对,毅然决然的跟随陈敏英开始习练“法轮大法”,由于行动不便,陈敏英和她的 “团队”就“送教上门”,很多次家中都被弄得乌烟瘴气,付红的儿子甚至还报了警,但付红以死相逼,家人不得已只得作罢。

  此后,每天练功打坐成了付红的必修课,一段时间之后,或许因有了精神寄托,付红的精神状态比之前强了一些,她觉得练功有效,医院开的药也就经常不按时服用。陈敏英也适时推销《转法轮》书、录像带、画像等物品,花去她上千元,但她毫不心疼,她认为只要能消除病痛,花多少钱都值,慢慢的她了解到“生病是业力所为”,练习“法轮功”就能获得“上天的梯子”,这更加坚定了她练习“法轮功”的决心。春节假期值班期间,我和医院领导专程去看望她,见她身体状况已很虚弱了,得知她的这些举动后,我们从医学的角度帮她分析,要相信科学,得了病要抓紧治疗,不能耽误,要定期到医院检查,但她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让人很是担心。

  第二年的8月31日,付红再次晕倒,此前已晕倒过几次,家人连忙打电话叫来救护车,送往医院急救,但这时已经是癌症晚期,她呼吸都很困难,借助氧气勉强维持生命,苟延残喘。她儿子跪着求我们救救他母亲,但我们心里清楚,谁都回天乏术。

  9月12日凌晨,因为值晚班,迷迷糊糊中听到下面院中有人喊,快来人啊,有人坠楼了,我心里咯噔一下,披上衣服就往楼下跑,下去一看躺在地上的是付红,已经没有了呼吸。据当班护士回忆,2点左右她听到病房中有开窗户的声音,但她没有在意,结果2分钟后惨剧就发生了。

  警方在病房检查付红遗物时,在枕头下面发现了她所写的遗书,内容大致是她得到了“师父”的召唤,终于圆满到天国去了,让家人不要为她悲伤等等。在场所有人无不为之痛惜,法轮功害付红丢了性命,她到死却浑然不知!

【责任编辑:昶冰】

精彩图集更多》
头条更多》
视频访谈更多》
反邪教更多》
专题百科更多》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