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陕网

收藏本网 本网微信 本网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 > 图说陕事 > 正文

一夜拆迁,身价百万?探访西安三爻村实情!

2018年12月03日 09:46    作者:    来源:新浪陕西    [纠错]

  说起城中村,也许会勾起很多“西漂”人的回忆。像鱼化寨、三爻村等坐落在主城区里大大小小的村子,成为众多刚毕业的大学生、外来务工者在西安的第一落脚点,也是很多年轻人为梦想开始奋斗的地方。

  对于租住在这里的人来说,房租便宜,超市、美发店、诊所,服装店一应俱全。看似灯红酒绿,配套齐全,但是蜗居在这的年轻人哪个不想早日“逃离”。

  常年生活在这里的村民,靠着每月的房租就可以过着衣食无忧的悠哉生活。随着城市建设的需要,由于规划杂乱、管理体制落后,卫生和治安环保问题监管不到位等矛盾日益突出,城中村自然而然成为整个城市规划发展路上一个尴尬的存在。

  无论是村民还是租客,他们清楚有一天总是要搬走的,只是希望这天能晚点到来,因为这里有“家”的感觉。

  官方公布2019年最新补偿标准

  近期,陕西省政府对2010年制定的《陕西省征地统一年产值平均标准及区片综合地价平均标准》予以更新并重新公布,自2019年1月1日起施行。

  《征地补偿标准》是综合补偿标准,是征收补偿集体土地的重要参考依据,由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两部分构成,不含青苗补偿费、地上附着物补偿费和社会保障费用。

 

  (文件部分截图)

  统一年产值标准是指在一定区域范围内(以市、县行政区域为主),考虑被征收农用地类型、质量、等级、农民对土地投入以及农产品价格等因素,以前三年主要农产品平均产量、价格及相关附加收益为主要依据测算的综合收益值。

 

  (文件部分截图)

  全省区片综合地价共划分457个区片,12个市(区)的平均值为每亩66752元。本次调整完善后,对应县(市、区)的平均补偿标准比2010年增长23.39%。全省共划分征地统一年产值区片405个,11个市(不含杨凌示范区)的征地统一年产值标准平均值为每亩41705元,比2010年上涨了29.69%。

  看过官方发布的最新补偿标准,不知大家怎么看?

  实探正在拆的城中村—东三爻

  在西安,大多城中村地理位置都十分优越。东三爻村也不例外,地铁2号线三爻站就在村口,虽然是从北二环到南三环,但搭乘地铁也就半个小时之内到达。走出地铁,看见一个在卖煎饼的摊主介绍:“这边是三爻堡村,还没开始动,村子里一切正常,估计拆迁到明年了,北边是东三爻村”。

 

  △三爻地铁站口(实拍)

  按照指引,走进东爻村,很安静,放眼望去基本上已经没有人在住了,看着这些大大小小的店面,可以想象出往日这里店铺老板的吆喝声、来来往往的行人穿梭在拥挤的街道。如今,这些店铺都已关门。

 

  △村子里的商铺均已关门(实拍)

  再往进走,碰见还没有搬走的几个村民在闲聊,据坐在凳子上烤火的几位大爷所说,“这里从今年3月22日拆迁办开始进村,下半年正式开动,这段时间因为雾霾的原因,已经停了。”

 

  记者继续往前走,发现虽然大部分村民已经搬走了,但是村子里停放了好多私家车。几个打扫卫生的环卫阿姨说“这都是外面的车在我村放着哩,现在都成免费停车场了。”

 

  △拆了一半的村子(实拍)

  村子里随处都是拆了一半的房屋,在西安这厚重的雾霾天里,显得更加落寞。

 

  △贴在村子墙上的公告(实拍)

  这是张贴在东三爻村里面的西安市国土资源局曲江新区分局征地拆迁补偿安置方案公告,文件时间是2018年3月22日。

  据动迁办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该村七个小组,大约有八百多户村民,拆迁工作都在有序的进行当中,基本已经接近尾声了。

  公告中说明了征地拆迁补偿安置方案,两种选择方式:一是“房屋形式”,过渡费期限为36个月;二是“房屋回购形式”,过渡费一次性发放6个月。此外在规定期限搬出房屋者,每户发放搬家补助费1000元。

  同时公告中也说明给拆迁人安置的房屋位置位于西安市雁塔区东三爻村范围内。

  为了城市的发展,包括东三爻在内的这些城中村确实是城市化进程中的短板。在这里,我们不谈拆迁的好坏,只是想深入了解那些经历拆迁的村民内心的声音。

  正在经历拆迁的那些人

  拆迁户,很多人可能都很羡慕生活在城市中的这群人。

  被拆之前,每个月不用工作,光靠房租轻轻松松就可以月入四五万。待拆迁时换得好几处楼房,简直赚翻了。大多数人眼里的拆迁户就是一夜摇变百万富翁。其实当亲身接触时,却发现其中的心酸并不是我们能感同身受到。

  在村子里转了很久,往出走的时候看见垃圾堆旁边有个老奶奶在捡东西,旁边还有两个老人,在聊着啥。

  走近,才发现蹲在地上的这位老人正在垃圾堆里捡铁丝,“我今年70岁,上面有个公公快90了,我们家有九口人……”。说着说着,老人眼里都出了泪花。看这她那双被铁丝弄的发黑的双手,心里不禁一阵心酸。

 

  △蹲在地上捡铁丝的老人(实拍)

  其实拆迁,于旁观者而言,这是一笔快速致富的买卖,可对于局中之人,或许是一场不愿介入的“纷争”。

  这些还未搬走的村民,或者要价要协商,或者不愿改变旧的生活,我们外界也许称呼为“钉子户”,但总有一种理由,有人不愿离开。

 

  △东三爻村门楼(实拍)

  拆迁后那些人怎么样了?

  整个村子一下就人去楼空,能看见的只是没拆完的断瓦残垣。如果它们有感情,可能也会眷恋这片土地。

  “小时候我们邻里的小孩都在一块玩,大人之间也都相互认识,现在搬走了,以后串门的机会就很少了”,一个正打扫村子的环卫阿姨说道。

  对于拆迁,除了钱,还有很多对于“家”的深刻眷恋。这种眷恋,可能比烈酒还要浓。

  “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很多年了,这一下就要离开了,真的很舍不得”,另一个村民说。

  一对来西安打工的夫妻第一站就选在了离两个人单位距离比较适中的三爻村,因为有地铁上下班也是很方便。没想到竟一住就是四年,今年准备从老家把孩子接来,在旁边的幼儿园上学,虽然只是租房住,但是想想一家人终于可以在一块了,日子总会越过越好。但是由于村子要拆,生活一下子就被打乱,外面的房租都很贵,工作也只能先辞了。

  村子里那么多的人,各种喜乐悲愁,我们无从评判,不去多说。

【责任编辑:张弛】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