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陕网

收藏本网 本网微信 本网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文化>正文

有本事的二舅

发布日期:2018年12月07日 08:25  作者:刘兆海  文章来源:东营微文化  [纠错]

  我二舅是个能人。人们都这么说他。他自己也说自己有本事。

  小时候,二舅每次来我家,都会带些饼干、糖什么的,嘴也甜,会说话。娘逢人便夸赞说:“他二舅是个场面人咧!人家有钱、又这么忙,没啥事也来看我这个穷姐姐。”

  说起来,二舅和我娘是一个村一个家族,但亲缘关系并不近,但二舅有事没事还是经常来。临走,娘就把自家地里的地瓜、花生给他捎点。当然,本村的和其他村的,二舅也有不少这样的亲戚走动着。

  开始,二舅就是赶着马车贩卖点苹果、大葱什么的做点买卖,到哪里都脸熟。后来,他买上三轮车,跑很远的路买卖粮食、棉花,在本地算是数得着的富裕户了。油田兴盛的时候,他拉过原油,倒腾过钢管,后来又承包起土方工程,很快就成了当地赫赫有名的包工头,成了大“老板”。这时候,我也上了初中,当然也就很难见到这位有本事的二舅了。听说他坐上了小汽车,夹上公文包,手里拿着“大哥大”,排场得很。对手下干活的动不动就张口骂娘,训得和孙子似地。据说和一些大领导也经常上酒店称兄道弟。不过,见了亲戚朋友,他仍旧很谦和,不管男女老幼先递上过滤嘴香烟。有的就去他那里打工,年底外地的民工工资发不下来,而沾亲带故的当地人都能领到。娘还是时常夸赞二舅:“真是有本事干大事的人啊,亲戚友人都跟着沾光。”

  有一次,二舅来我村找支书办事,晚上留下喝酒,喝到酒酣耳热时和支书提起:“多照顾我姐啊!”几天后,支书给我家送来两袋面粉,说上级发的救济品,我家本不符合条件,这是给二舅送个人情。娘对支书千恩万谢,对二舅自然也不住地夸赞,和我们说:“学学你二舅,多有本事,谁都高看一眼啊。”

  有几年的时间不大听到二舅的消息,据说他走南闯北去开发房地产了。我考上大学第一个春节,二舅给我娘拜年,我有意观察一下我这个有本事的二舅:身板挺直,满脸红光,眼神炯炯,穿着考究,谈吐不凡,一点不像近五十岁的农村人。

  听说我考到省城,二舅一个劲夸我有出息。我有些不好意思,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娘说:“他咋能比得上你呢!上班后领点工资比不上你手指头缝里漏的。”二舅说:“哪里!姐可别这么说!外甥他们年轻人才是有前途的咧!我一老粗算什么,现在就是有点钱罢了!”

  看他一脸真诚的样子,我对他的话心里都半信半疑起来。临走,二舅对我很认真地说:“以后毕业工作了,在哪里买房,和我说一声,保准让你买到最便宜的。”

  大学毕业后,我一直将这句话记在心里,但是靠微薄的工资想买房谈何容易!工资收入总是被飞涨的房价抛得远远的。等我凑了点首付,真的下决心买房准备联系二舅时,才知道他已经不做房地产开发商了。至于具体干什么,年迈的娘也好久不知道他的消息了。

  有一天我正到村里走访调研,一个陌生电话打来,接通后才惊讶地知道是二舅打过来的。他寒暄了几句,就说出了突然找我的理由:“我想在村里入党,以后争取干个书记什么的,你不是认识组织部门的人嘛,帮我说说!”一时间,我哭笑不得,有本事的二舅求我了!我实在不好拿那些严肃的政策规定拒绝他,只是把入党的程序要求介绍给他,留下余地说:“依你的表现—经济发展带头人,通过党组织按正常程序入党应该没问题。”二舅又补上一句:“现在都兴在农村盖房子住了,我在老家盖了处别墅,有时间过来玩啊!”

  后来,二舅又打电话找我娘,我娘自然觉得这只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打电话嘱咐我:“你二舅求你的事你尽量给他办办吧!人家可一直对咱好啊。”

  我自然不会违规去干预,过了一段时间正想去了解一下二舅的情况,不料一条消息却先传到我的耳朵里:本地一个贷款担保公司老板“跑路”了,无数人被骗的血本无归!闹得动静很大。很快我就知道,这个老板就是二舅。好多人愤怒地冲进他老家的房子里把能拿的东西全抢走了,二舅母躲在屋子里一个劲地哭。自此几年,二舅就像从人间蒸发了似得。也有人传说他隐姓埋名到南方和“小三”生活了。

  后来娘说起二舅,一个劲替他惋惜:“一个这么能的人,咋走到这份上了呢!”从此,娘再也没让我向二舅学习,只是让我逢年过节去看望一下可怜的二舅母。

【责任编辑:张 东】

精彩图集更多》
头条更多》
视频访谈更多》
反邪教更多》
专题百科更多》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