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陕网

收藏本网 本网微信 本网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文化>文苑>正文

桐花的魅惑

发布日期:2017年09月14日 08:56  作者:王西奇  文章来源:新陕网  [纠错]

  四五月间,桐花开得正盛。

  风里云里,隐隐流动着桐花的甜香。

  

  即便是校园最最偏僻的角落,都能闻到它特有的芬芳,那种隐藏在空气中,幽微而无形的甜香。桐花的芳香是它的信使,信使驱动空气的驿车,四处报告花开的讯息。五月的熏风拂过,像是使者向你殷勤致意:不能辜负啊!人们心底沉睡的那种朦胧情感被唤醒了,相互看看,会心一笑:咦——,桐花开了。真香!

  是的,桐花开了。

  循香寻去,会发现校园里有两株桐树,老是老了,却老而弥壮。树干又粗又高,树冠硕大无朋,冠上新条茂盛,枯枝横生,枯荣相伴相生。桐叶宽厚润绿,长得密密实实,簇拥着团团串串怒放的桐花。纯白的桐花,满树满枝。

  透明的阳光,穿过层层枝叶的缝隙,在地上洒下点点游离浮动的光斑,越显出树下浓阴匝地。

  

  人立树下,一时冰肌玉骨,清凉无汗。

  植物和人的感情就是这样的。植物有恩于人,人自然就亲近它,喜欢它。梧桐树对于中国人,更有特别的意义,特别的风雅:斫桐为琴,琴音清远,植桐引凰,众鸟来归。庄周也说,南方有鸟,其名鹓鶵,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我沉浸在这样的绮梦遐思中,浑然不觉已醉入桐花的馨香。

  除非你是嗅觉失灵的人,否则你从路上走过,总会耸耸鼻子,狠狠地吸两口充满花香的空气。你也可能被桐花留住,情愿做一个花下客,在树下流连盘桓一阵。

  曾为洛阳花下客,野芳虽晚不须嗟。

  花下为客,是风雅之事。我们虽不会吟诗作赋,但是附庸风雅的愿望怕是人人都有的。其实附庸风雅有什么不好呢?花下为客,暂得于己,才能体验到桐花的醇美。

  花也未必一定要洛阳花,洛阳花娇艳妩媚;桐花却恬静朴素,宛如小家碧玉,具有别一种风情。

  我立在桐树下,看桐花一面盛开,一面不停地纷纷飘落。

  桐花本不为人所重,凋落地上的桐花,谁还会在意她!一朵一朵的桐花,随意地散落在道路旁,花园草窠里。路上的桐花,任由行人踩踏,不免立时香消玉殒;花园里的,有的已经干枯,有的刚刚有些蔫,润泽的娇容,仿佛还挂着泪痕。稍一愣神的功夫,说不定就又有一朵,颤颤悠悠撞到你身上,摔落到你的脚下。

  

  我从地上随意拾起一支。一寸来长的朵儿,形似古钟,当然,你也可以把它想像成喇叭,喇叭沿是优美的波浪形。淡白的花瓣晕染出清雅的蓝紫色,用手摸摸,毛绒绒的,有种湿润感。

  凑近它,它的余香立刻扑进鼻子,香里有股甜丝丝的味儿。桐花最让人倾心,也最能魅惑人的就在于此吧。那小小的花朵真像是具有某种魔法,无穷无尽,悠远绵长的甜香,从钟内源源不断地发射出来。开在树上的花,花香随风传播到四面八方;那落地的花,芳香了土地,被践踏的花,余香被脚板带到很远很远!

  世间又甜又香的东西多矣,人们也就是浅尝辄止,没有谁愿意腻在上面。但桐花的甜香似乎是个例外。这是为何?每朵花的颜色和芳香,都是自然的妙手偶得。它的自然、纯粹,为同是自然的人类所钟爱,是再自然不过的了。而人工的色泽气味,再好看,再好闻,也总是少了自然和纯粹,也总有让人厌足的时候。大概是这个道理吧。

  在温暖的阳光的哺育下,满树桐花肆意绽放,好似举行盛大的华丽的舞会。静立树下,我能听到生命无声地歌唱,能感到蕴藏着的无边的巨大的骚动,萦绕耳畔的是隐隐的模糊的低语。

  可是,演出越是隆重,谢幕越是迅速!

  花瓣绽放,香气最浓的时刻,也是它离开枝头,回归土地的时刻。

  刚才还长在枝头,吮吸树木妈妈的营养,风倏忽而来,它就必须离开母亲,从而失去生命的根。

  这是生命的美丽,也是生命的皈依!

  桐树对面的楼里,整日坐着埋头苦学的孩子。课间休息时,他们会走出教室,站在楼道向远处望。满院的浓翠,润湿了他们干涩的双眼,桐花的阵阵芳香,抚平了他们的一颗躁动不安的灵魂。

  待到考期临近,桐花凋落殆尽,完成了一个轮回。学生们生命之花也成熟了,离开了青春的校园,各奔东西。

  烙在记忆深处的,是桐花曾给予他们的魅惑。

  本文系凯风网独家稿件,欢迎广大媒体转载,请点击此处,按要求转载。

【责任编辑:兰叶草】

精彩图集更多》
头条更多》
视频访谈更多》
反邪教更多》
专题百科更多》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