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陕网

收藏本网 本网微信 本网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文化>文苑>正文

乡村夏夜

发布日期:2018年07月12日 08:07  作者:吴 建  文章来源:西安日报  [纠错]

  

  当暑热褪去、习习凉风穿过田野,夹着泥土的芳香;拂过河面,撷取水草淡淡的腥味;掠过树丛,携带鸟儿甜蜜的歌唱来到幽美的故乡夏夜。

  刚从庄稼地里收工回来、被晒得黝黑的汉子从井里打来一吊桶水,当头倒下,将浑身上下冲了个遍;在家里忙完了家务活、被汗水浸得水灵的女人把早已做好的饭菜摆上了院子里的方桌上,然后解下围裙,拍拍身上的灰尘,走到院外扯开尖细的嗓子大喊:“伢儿,你在哪儿啊?快回家吃饭呀。”这样一连喊了三五声,才听到远处河边、树林间传来稚嫩的童音:“我在这儿呢,这就回家。”不一会儿,一个光着腚、赤着脚的顽童满头大汗地溜进院子里,扑到饭桌边搛了一些腌菜放在黏稠的糁粥碗里,捧起碗又去找小伙伴野玩,大人们免不了要斥责几句:“死伢子,吃饭都不安分。”

  如水的月光漫过鳞次栉比的小屋,把银辉洒在各家各户的院子里。家家升起用麦壳、稻草燃起的烟雾,驱赶着蚊虫。男人照例要喝一点老酒,那窖藏了一冬一春的米酒此刻在饭桌上飘溢着醇香。女人自然要炒一碟花生米给男人做下酒的菜。吃饭时,男人边呷着酒边给女人讲地里的庄稼长势如何,女人则告诉男人家中的老母鸡下了几个蛋、娃儿的衣服又磨破了几个洞……

  饭后的小憩是小村男人女人最温情最浪漫的时刻。月光在微风的多情抚摸下,显得格外温柔、恬静。男人喝得微醉,脸色酡红,他眯缝着眼瞧着对面只穿一件汗衫的女人那鼓鼓的胸脯。女人被盯得不好意思了,脸颊上飞起两片红云。她一边收拾桌子,一边嗔道:“老不正经的,今晚你又喝多了……还不快去把伢子找回来洗澡。”男人嘿嘿一笑,站起身在女人的胸前重重地抹了一把,亮亮地应了一声“哎”,就趿着拖鞋“吧嗒、吧嗒”地向院外跑去。

  村头的大槐树下是小村人夏夜纳凉的最好去处。轻风像一壶老酒,把这棵大槐树灌得醉意朦胧,细小的枝叶摆来摆去,像迈着小醉的步子走在回家路上的一个旅人。

  吃过晚饭,人们手摇着大蒲扇、拎着板凳,坐在了粗得要两人才能合抱的树干周围。各种新闻便在叽叽呱呱的谈论中传递开来:某地洪水淹死了多少人,某某家的鸭子下了一个奇异的蛋,某某姑娘还没结婚肚子已大了……只有孩子们,对大人世界里的东西不感兴趣。他们在人群中穿梭往来,或捉迷藏,或追赶从河面上、芦苇丛中飞来的萤火虫……

  突然,“嗯、嗯”从不远处传来两声干咳,是村中辈分最高的李大爷来了。他光着上身,古铜色的脸庞上沟壑纵横。见他到来,大槐树下倏忽寂然无声,人们都自愿让开一条道,请李大爷坐在中间。孩子们也不追逐嬉戏了,都围拢在李大爷身边,缠着让他讲故事。李大爷年幼时读过私塾,肚中有些墨水。他接过别人递给他的烟袋,点燃一锅烟,惬意地吸上两口,就拉开嗓门给大家讲“薛仁贵征西”、“牛郎织女”、“白蛇传”等古老的民间故事。讲到开心处,孩子们便大声叫好,而讲到伤心处,男人女人中就有叹气抹眼泪的,而且往往一连几天都不开心,乡村的人特淳朴。

  夜深了,月儿更明亮了,淡淡的雾气在四处飘浮。夜色中,所有的景色都在融融的朦胧中微笑,被精彩的故事熏得醉醺醺的人们困了。最先离开的当然是李大爷,他在人们尊敬的目光中飘然而去。而后,大人们领着不甘心又无可奈何的孩子各自离去。只有几个贪凉而不愿回家的年轻后生往大板凳上一躺,手中的蒲扇滑落,酣然睡着了……

【责任编辑:兰叶草】

精彩图集更多》
头条更多》
视频访谈更多》
反邪教更多》
专题百科更多》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