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陕网

收藏本网 本网微信 本网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文化>文苑>正文

老刘头和他的油茶铺

发布日期:2018年10月11日 08:34  作者:王昱昊(西安市铁一中分校初二)  文章来源:西安晚报  [纠错]

  

  巷内有一家老铺。铺主老刘头总是爱站在铺头。他从来不招呼游人,他的油茶从来不缺客人。闲下的时候,他还是站在铺头,一身净白地站着,好似门头的一棵白桦。

  老刘头的店铺并不大,不过总能一眼找到。即使你找不见,也定可闻得见。老刘头的油茶,酥却不腻,实而不涩。黄褐色上闪出几处白光,那是杏仁。口齿挂油嚼出几分柔香,那是麻花。享受的是胃,柔滑的是肠,留恋的是心。

  周末,母亲总会为我提一份老刘头的油茶。五六年过去了,岁岁年年人不同,年年岁岁老刘头依旧在。老刘头的眉毛粗,眼睛却小。他的鼻子甚大,额头却甚小。他总是穿着一件白衬衫,再披上一条雪白的汗巾,将秃头露着,这一切在阳光下都无比耀眼。

  有一次专门去店里喝油茶,看到老刘头的小木匣,只见他的大手拉开小木匣,一手拿着纸币,一手松开夹子,毛票刚好还落在原位。五毛的一摞,一块的一摞,还有五块的。十块的放在五毛上,二十块的放在一块上,大票子放在五块上面。若是收到硬币,老刘头就放在口袋里。老刘头每卖完一碗油茶,就用手背拭拭白衫。卖完一锅,就用手帕擦擦脸,放开水龙头冲冲手。老刘头擦桌子时,不会将身子贴在桌子上,即使在人群中穿梭,也会一只胳膊护着白衫。

  油茶铺的邻家是卖杂货的。杂货铺的女主人非常泼辣,常常因为排队买油茶的人遮住她的店铺而大吼大叫。不过她只对客人发火,却对老刘头没什么怨气。老刘头总是在她发火时,去杂货铺买两包香烟,然后朝着客人挤挤他那粗大的眉毛。

  老刘头不是板直站在门头,就是起起伏伏地打着油茶,像头老牛,一声不吭地埋头工作着。他的动作并不缓慢,但总是看起来不急。有时下雨,人并不多,老刘头就倚在墙角,翻起泛黄的书页。下午老刘头可以稍作休息,他会将内屋一关,伏在桌面上闭目小憩,或者坐在藤椅上,听着收音机,看着报纸。眼镜中折射的,是还在涌动的人群。

  油茶铺的正前,栽了三棵小树,一棵桃树,另一棵也是桃树,外加一棵梨树。老刘头爱花,每一桌上都有一盆花,这让老刘头的铺子多了点诗意。周边店铺都在升级改造,老刘头的花越来越多,铺子却还是那么大。春天一到,老刘头的梨花开了,桃花也开了,这都是白色的。巧了,老刘头的老衫也是白色的。他爱白色,素净美丽。他真爱白色,最纯粹的白色,最无瑕的白色。他的确爱白色。白色,正如他的追求。

  一个凡人,拥有仙人的心境。如此飘逸,如此脱俗,却又生活得如此真实。

  (指导老师 王曼)

【责任编辑:兰叶草】

精彩图集更多》
头条更多》
视频访谈更多》
反邪教更多》
专题百科更多》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