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陕网

收藏本网 本网微信 本网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文化>文苑>正文

清同治末期“杨月楼冤案”始末

发布日期:2019年01月08日 09:36  作者:南楚乔   文章来源:南楚乔   [纠错]

  同光之际,上海发生一起名伶杨月楼冤案,案情复杂,过程曲折,跌宕起伏,出人意料,至今仍为世人相争论。杨月楼是京剧戏班演小生的名伶,由于演技扮相俱佳,艺兼文武而名噪一时。咸丰年间他便随父亲杨二喜到北京天桥以拳术卖艺谋生,后被名角“忠恕堂”的张二奎收为弟子,演老生兼武生,有“天官”美誉。

  同治十一年(1872),杨月楼在上海租界着名戏园金桂园演出,倾倒沪上男女,戏迷看戏只是为贪看杨月楼。随着上海等一批沿海城市开阜通商,大家的生活圈子不断扩大,女子也渐渐走出内堂,出入公共场合。而杨月楼因其出色的外貌和精湛的技艺,更是博得了当时一大批女粉丝的青睐。翌年冬,杨月楼因与一商家女子的姻缘而引发官司。

  同治十二年冬,杨月楼在金桂园连续演出表现男女之情的梵王宫等剧,广东香山籍一茶商韦姓母女慕名前来观戏,连看三天,如痴如醉,根本停不下来。韦女名阿宝年方17,聪慧俊秀,甚是不俗,从小爱看红楼西厢之类才子佳人的故事,原本对京戏兴趣不大,可见到杨月楼却被深深地吸引,心生爱慕,便自行修书细述思恋之情并意欲订嫁婚约,连同年庚八字一并遣人交付杨月楼约他相见。

  杨月楼因怀疑和惧怕不敢赴约,并非不愿,只因不能。晚清还属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当时民军商灶为良,奴仆倡优隶卒为贱,杨月楼虽技艺超群,贵为无数人的偶像,毕竟只是一戏子,算是贱民,贱民不得参加科举,更不能与良民通婚。颇有自知之明的杨月楼清楚,他们两绝无结合的可能。

  韦女害相思之病且日见沉重。韦父长期在外地经商未在上海,无可奈何的韦母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只能请人转告杨月楼,可以“延媒妁以求婚”,即明媒正娶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他,这个决定无疑充分显现了韦家的诚意,杨月楼甚为感动,终于下决心请戏班长辈出面,送婚书、下聘礼、缔婚约,他要迎娶阿宝姑娘。

  这事很快被韦阿宝的叔父得知,便以良贱不婚的礼法坚决予以阻拦。韦母与杨月楼密商,仿照上海民间旧俗行抢亲之举,当时《大清律例》认可“抢婚”的法律效力,何况婚约已订、聘礼已收,这门亲事已是受法律保护了。而韦女叔父随即与在沪的香山籍乡党官绅商量,决定以杨月楼拐盗的罪名向官府公讼。

  正当杨月楼和韦阿宝在新居行婚礼之日,县差及巡捕将二人抓捕,并缴获韦氏母女衣物首饰七箱据传有四千金。在解往公堂的路上,韦女危坐在一辆小车之中,告天地祭祖先之红衣仍穿在身上,沿途随从及观众甚多。

  审案的上海知县叶廷眷恰好是广东香山籍人,最瞧不起伶人,决意重惩,当堂施以严刑,赏了杨月楼一百五十大板,在审问过程中,对杨月楼施加种种酷刑,并预备寻个事由将杨月楼处刑打死。后因有倾慕杨月楼的妓女沈月春买通衙役,得以幸免。韦阿宝见丈夫因为自己受刑,悲怒万分,打伤了脚胫以后还怎么唱戏?她鼓足勇气大声申诉,被掌嘴二百。

  按清朝律法,由知县一级官员断判的案子,必须呈送上级复审,数月后杨月楼被送到松江府。公堂之上,杨月楼终将自己被屈打成招的来龙去脉一一道来,松江知府之前也看过相关报道,为人开明,随后将此案发还重审,经过一番重审后,杨月楼按“良贱不能通婚”律,断杨月楼为“骗财诱婚”罪,发判充军,罚韦女阿宝发送善堂交官媒,另择婚配。

  此案一出立刻传遍街巷,舆论轰动。杨月楼是红极一时,人人皆知的名角,犯了这样颇富戏剧性的风流案自然格外引人注目。当时优伶一向被视为贱民,而韦姓茶商则不仅属良家且捐有官职,是有一定身份、家资小富的商人,杨月楼以贱民之身而娶良家之女违反了良贱不婚的通行礼法。但,韦、杨婚姻有明媒正娶的正当形式,而乡党则以拐盗公讼于官,又以拐盗而予重惩,这种种不合常规的事情也引起人们注意,因而一时众论纷纷。

  光绪元年(1875),因光绪帝继位,慈禧宣布为庆祝新帝登基大赦天下,杨月楼也在被赦免名单之列。无辜的杨月楼终于逃脱了冤屈的命运,虽然输掉了官司,却赢得了人望,获得了一个比较公正的结局。此时的他还算来得及自新,可韦阿宝的命运却很凄惨,有史料记载她被父亲逐出家门,不知所踪。

  这桩案子一度被推至整个上海媒体的风口浪尖,不断被报纸连篇累牍地刊载了数年,先是竞相报道案件的最新近况,之后围绕案件的是是非非展开了激烈的争论。而争论的实质,无非是传统婚嫁观念与先进婚姻风气的碰撞。

【责任编辑:张 东】

精彩图集更多》
头条更多》
视频访谈更多》
反邪教更多》
专题百科更多》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