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陕网

收藏本网 本网微信 本网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娱乐>正文

越剧《秦宫遗恨》重新搬上舞台

发布日期:2018年01月05日 10:20  作者:徐琴微  文章来源:乐青日报  [纠错]

   

  “越剧《秦宫遗恨》是乐清越剧团的原创剧目,上世纪80年代,就是凭着这部戏,乐清越剧团获评一级剧团。为了使优秀的传统剧目以全新的面貌重现越剧舞台,今年9月重新进行编排。”乐清越剧团执行导演李天天告诉乐清日报全媒体记者。

  新编历史剧《秦宫遗恨》重新搬上舞台,2017年12月26、27日两晚在乐清剧院进行惠民演出,场场爆满。老戏新排,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戏迷。温州越剧团、平阳越剧团等都有人专程过来观摩,反响很好。

  扶持新人

  2017年12月26日晚演出时,饰演公子扶苏的是演员俞玲丽,饰演仲姜的是叶晓山,27日晚则换成了吴鲁锦和麻美燕。

  这次新编《秦宫遗恨》,男女主角,采用的都是新人。老演员都甘当绿叶,如著名演员李美凤在剧中只是饰演配角李斯;周妙利则在幕后领唱、合唱;一些老演员跑龙套当小兵,以让出更多机会让年轻演员脱颖而出,更好成长。

  “利用下乡演出间隙,断断续续进行排练,我们是两组男女主角一起排练的,上午、下午和晚上都有排练,如上午是我和叶晓山一组,下午就是吴鲁锦和麻美燕一组。”俞玲丽说。

  “第一次作为男一号,在乐清剧院演出,有点压力。”今年35岁的俞玲丽很珍惜这次机会,连怀孕计划都推迟了,她找了很多资料恶补历史知识,以更好地理解“扶苏”的形象。排练一般从上午9时开始,一直要排到晚上10时多,张腊娇和王凤鸣两位艺术指导从初排开始就从早到晚跟着指导,加工“抠戏”,让她进步很快,心里更有底了。通过这次排练,她感觉收获很大,不管是对人物的理解,还是形体、动作、表情的把握等。

  “那个演秦始皇的演员演绎得真到位!”来自翁垟的戏迷小乐对演员胡娟娟的表演印象深刻。

  “这三个月来,一点都不敢放松。两场演出演完了,谢幕时才终于松了一口气。”胡娟娟是1992年到乐清越剧团工作的。27岁左右,演秦始皇演员退休了,她曾经演过秦始皇,那时候还不知道塑造人物,只是照着台词来演。这一次,为了演好秦始皇,她下了一番苦功,到网上搜集秦始皇的资料,还把电视剧《秦始皇》来来回回看了好几次,揣摩分析角色,连做梦都梦见老师在教她怎么改戏,在家烧饭都没闲着,不断哼唱戏文。

  “这是宫廷戏,又是历史剧,要忠于历史,涉及基本功,人物把握不能太过,很难演,这一段时间以来压力特别大。”胡娟娟说,幸亏李天天导演指导,张腊娇和王凤鸣老师指点。

  连小角色都力求做得最好,把最美的表演呈现给观众。剧中有个矮子尤旃令人印象深刻,仲姜就是在他的帮助下,月夜偷会公子扶苏表露心迹,也是他,帮助仲姜逃出京城去给扶苏报信。要演矮子可不容易,都要蹲着,戏里还跑来跑去,还要跳跃等,比一般演员更累,有一次排练忍不住在那里哭。但哭归哭,轮到她上场,照样演得很用心。很多演员,累得挂点滴,但一上台,就满血复活。

  重出江湖

  据了解,新编历史剧《秦宫遗恨》是根据霍达的电影文学《公子扶苏》进行改编的,重新搬上舞台。

  剧情讲述的是秦始皇的长公子扶苏在一次平虏战中,身中敌箭,被民女仲姜所救。扶苏欲带仲姜回宫,以图厚报。中车府令赵高却以秦始皇“选美求仙”为名,将仲姜强选入宫。秦始皇东巡途中,暴死沙丘宫,赵高篡权,立胡亥为帝,命御史大夫曲宫带御剑去逼被贬去监修长城的扶苏自裁。仲姜得知噩耗,逃出京城,飞报凶兆,但为时已晚,仲姜也自刎殉情。“千古一帝”秦始皇,因没有择贤而立,终被小人所误,致使“黄钟毁、瓦釜鸣”,酿成一代悲剧,千秋遗恨。

  “2017年9月底开排,真正排练的时间不到一个月,由于下半年下乡演出非常多,演员都是连轴转,下乡演出后见缝插针进行排练,排练七八天,又下乡演出,演出回来,又赶紧排练。”李天天说,几台戏不断穿越,这很考验演员的功力,需要他们适时调整状态,很快入戏。

  精心打造

  “《秦宫遗恨》重新排练时,服装、道具、布景等请了上海、杭州专业的老师进行指导,按秦汉时期的特点进行布置和安排,精心打造。”乐清越剧团团长陈国进说。

  胡娟娟说,演出前五六天,秦始皇的戏服才到,秦汉时代的大袖子,完全不同于以往的戏服,穿着有些重,表演动作时,手很难撑开,没弄几下,手就酸了,她心里很着急,好几次都想哭,但一上台排练,就一点都不敢放松。花旦叶晓山穿的是秦代的那种鞋子,脚都磨乌青了,硬是忍着痛排练演出。

  “我穿的铠甲,外面都是铜片装饰的,戏服穿起来英气逼人,很美,但很重,一件有10多公斤重。我们女演员上台表演很难吃得消,于是临时改动,拆了几排铜片。”俞玲丽说,戏中她拿的剑和握法,都是指导老师考查考古资料,根据秦代的剑的长短来进行配置和演练的。

  红色的灯光倾泻而下,随着转台转动,扶苏和仲姜双双在长城自裁的画面显得格外悲壮。“每次演最后这一场戏,我都要流泪。”感情投入的俞玲丽感叹道。

  “造型设计都是自己做的,花了不少心思,从这本戏开排到结束,都在不断修改完善,做了又改,改了又做。还听取群众意见,以求尽量符合秦代的年代特点。”造型师是30来岁的楼跃飞,她说,最花心思的还是小生和花旦的造型,力求影视与舞台效果相结合,立体呈现,如扶苏和蒙恬,就使用了“英雄结”造型突显武将的英勇气慨。花旦仲姜头上别的就是一个长长的簪子,因为秦汉时女子不戴花,用簪子既不夸大又显得比较大气。

  匠心打造的新编历史剧《秦宫遗恨》受到戏迷的欢迎。“我婆婆26日晚去看过戏了,27日晚连碗也顾不上洗,又与小区里的老人去看了一遍。”市区的刘女士说。

  虹桥戏迷许女士和两个女友结伴来追剧,不时掏出手机拍剧照。“这部戏很有历史厚重感,很好看。”她翘起大拇指点赞。

【责任编辑:张弛】

精彩图集更多》
头条更多》
视频访谈更多》
反邪教更多》
专题百科更多》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