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陕网

收藏本网 本网微信 本网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娱乐>正文

纪录片《天山脚下》央视开播同名纪录电影亮相海外

发布日期:2018年07月06日 09:52  作者:萨日娜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网  [纠错]

  7月2日,大型电视纪录片《天山脚下》在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首播。此前的6月29日,同名纪录电影《天山脚下》在美国休斯敦举办的“中国西部文化美国行”活动上举行了全球首映。

  《天山脚下》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监制,中央电视台联合自治区党委宣传部、新疆电视台、浙江赋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等有关单位共同组织摄制,自2016年起,历时一年半拍摄完成。

  该纪录片以4K的超高清影像,分为5集共225分钟长度,由新疆不同地域、不同民族的几个人物故事串连而成,真实地反映了新疆人的日常生活和情感世界,着重表现了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动物之间和谐相处的美妙关系,对梦想

  和美好生活的执着追求、对家园的热爱、对文化传统的传承等。

  第一集《家园》将镜头对准了春天的伊犁河谷,夏天的吐鲁番以及冬季的喀纳斯,这一集内容对于没有来过新疆的人而言,是一种融入自然的奇妙体验,也是某种意义上的追忆——重拾童年的种种美好;第二集《成长》继续第一集的《家园》的童年叙事,将背景置于校园、城市等更加社会化的空间,关注成长故事。第三集《生活》的故事是寻光之旅。展现了发生在喀什老城、库车、塔城等地一个个动人的故事;第四集《传承》着重讲述鹰舞与猎鹰的故事,今日的传承面临的不仅仅是如何激起年轻一辈的热情,也涉及与有关保护野生动物的法律法规之间的冲突与调和;第五集《寻路》,镜头从空中俯瞰新疆,那是山脉与河流,是各种各样的道路。路在这里,是山重水复,是新鲜的旅行体验,是家与远方之间绵延不绝的情感纽带。《天山脚下》将一个个画面与故事汇聚在一起,带领观众进入到这片土地各族人民的精神世界中。

  在该片总导演祝勇看来,这部大型纪录片并非风光明信片的集锦,而是透过普通人的生活,去诠释人与自然的和谐与默契,反映新疆各族人民热爱家园、延续传统、追求梦想、拥抱现代文化、多民族和谐共居的主题。《天山脚下》不但在拍摄上引入了很多先进的电影级设备,在电视版的制作上,同样使用了电影的叙事结构和手法,希望带给观众的是超凡的视听享受,心灵的洗涤与丰盈。

  该片总制片人颜占领说,新疆最大特点是多民族之间的和谐之美。这已成为新疆的基因,即便放眼全球,也是一道令人瞩目的人文景观。《天山脚下》将视角进一步延展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关注传统与现代、各民族间的和谐互助。在运作方式上,《天山脚下》将充分调动社会及市场上的优秀资源,共同打造“中国故事、国际表达、全球传播”的纪录片精品。

  7月3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研究员许建英谈到此部纪录片时表示:“拍摄大型纪录片《天山脚下》是一个不错的尝试,是一种让外界了解新疆的非常好的宣传方式,片中诸多群众的生活场景,很生动,很接地气,展现出了新疆各民族生活的现状和多样性以及新疆人积极向上的精神气质,是近年来组织拍摄的对外宣传新疆的一部难得的佳作。”

  据悉,《天山脚下》还将跟随“2018感知中国——中国西部文化美国行”移师迈阿密。此前,在全球最大的纪实与专业内容盛会之一——第29届法国国际阳光纪录片节上,《天山脚下》作为参展影片之一亮相“中国联合展台”,引起广泛关注。

  新疆最美的,是人

  ——本报记者专访纪录片《天山脚下》总导演祝勇□本报记者南子

  记者:您此前既参与过《辛亥》《历史的拐点》《苏东坡》等多部历史纪录片的创作,也曾担任《西藏往事》学术主持人,无论是影像,还是文字,中国的历史人文始终是您关注的主题。如今,《天山脚下》作为您创作的又一新的地理坐标,请您谈谈这部纪录片创作的缘起。

  祝勇:《天山脚下》是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监制,并与中央电视台共同出品,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和新疆电视台等单位协助拍摄的一部纪录片,主要以纪实的方式展现,通过普通人的生活,展现新疆自然人文的巨大魅力,展现新疆人的精神风貌。在这之前,国务院新闻办曾经监制,并与中央电视台共同出品了两部以边疆少数民族生活为主题的纪录片,就是关于西藏的纪录片《第三极》和关于四川藏族地区(甘孜和阿坝两个藏族自治州)的纪录片《香巴拉深处》,获得了很好的口碑,不仅荣获了许多奖项,更是得到网友的追捧。《天山脚下》是国务院新闻办和中央电视台继这两部纪录片之后合作的第三部以边疆少数民族生活为主题的纪录片。

  《天山脚下》是2016年7月开机拍摄的,之前,本片的总制片人之一、中央电视台的颜占领老师找到我,他也是《第三极》《香巴拉深处》的总制片人之一,对拍摄制作边疆题材纪录片很有经验。他对我们拍好这部纪录片很有信心。

  记者:新疆占中国国土面积六分之一,其最大特点是各民族和睦友爱、相互交往交流交融,这已成为新疆的基因,穿越古今,自成大美。作为大型4K超高清人文地理纪录片《天山脚下》的总导演,您所说的“新疆的美,隐含着中华文化一些最基本的理念和智慧”这一说法,如何来理解?

  祝勇:我一直对历史地理感兴趣,最近有一部散文集《中国册》交给译林出版社出版,就是讲中国的历史地理的。我曾经去过中国许多地方,像西藏、四川藏族地区基本上跑了一遍(只有阿里等少数地区例外)。此前,除了楼兰古城遗址以外,没有到过新疆的其他地方。新疆的面积太大,占整个中国的六分之一,历史太悠远,文化太深厚,没有足够的知识储备和情感准备,不敢去碰触。或许对我来说它太神奇、太神秘,我反而有表达它的冲动。而对于西藏,我太熟悉,所以就有了一颗平常之心。我一直等待一个机缘走进新疆,没想到这个机缘随着一部纪录片而到来。

  其实我对新疆一直心向往之,也曾在创作里触及新疆。我在26集历史纪录片《历史的拐点》(中央电视台)写到汉武帝,我在我的历史散文里,也写到过李白(《纸上的李白》)。汉武帝是一个对空间特别敏感的皇帝,他曾派张骞通西域,史称“凿空”,也曾派卫青攻入匈奴,他的政治视野在帝王中前所未有。而对李白来说,新疆尤其天山,是他诗歌的重要主题,比如他写“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五月天山雪,无花只有寒”,诗句里呈现出巨大的空间感、苍茫感,在中国文学里也前所未有。汉唐的气魄、中国人空间视野的拉开、精神与情感的熔炼与沉淀,天山乃至整个新疆都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元素。因此新疆不是一个普通的地方,天山也不是一座平常的山脉,它与历史相连,与情感相连,与我们每个人的命运相连。

  记者:《天山脚下》作为一部人文地理纪录片,展现出新疆自然环境和人的生存样态,以及人与自然的生命之美,画面及人物细节有血肉,有呼吸,有情感,很打动人。请您具体谈一谈这部纪录片所具有的“文学性”。

  祝勇:我不希望我的纪录片太流于技术化。技术是重要的,比如在摄影中运用延时摄影、定点摄影,还有一些特效摄影。这是当下纪录片常用的套路。在这部片子中呈现新疆的“视觉奇观”尽管也不容易,需要花足够多的时间去等光线、等天气,但更难的是展现人的内心世界,否则,再优美的景色也是空的,就成了风光摄影的集合,对新疆的表现是空洞的。

  我说的“文学性”其实很简单,就是表现人。周作人先生提出过,文学乃人学。科学是人类认识世界的工具,文学则是人类认识自我、表达自我的媒介。文学能使身处不同时空的人们实现对话交流,除了文学,不会有其他任何方式能够做到这一点,就像诗歌,使今天的我们与唐代的李白通过诗歌进行交流,仅这一点,就足以显示文学的伟大。文学在今天被边缘化了,有人认为文学没“用”,但我相信只要人存在,文学就有“用”,而且比其他任何“学”都有“用”。

  要深入地表达新疆,就一定要表达新疆人,深入到他们精神和情感的深处。我在《天山脚下》的宣传片的解说词里写道,新疆是风景的长廊,但新疆最美的,是人。其实新疆最有魅力的,也是人。我想

  让这部纪录片不只是打动感官,更能够打动人心。

  记者:新疆的美丽,蕴含于大量的鲜活的细节中,也蕴含于大量的中肯的言论及故事中,就像一座雪山,一面湖水远远就能看到和触摸到,可是要想真切地看到新疆人的日常生活,就需要长期的浸润和近距离的凝视,需要对这方水土丰沛的感情和持久的热爱,请问,在这一过程中,最触动您的一件事是什么?

  祝勇:我们在新疆进行了一年半的拍摄,走遍了南北疆,经历了酷暑寒冬,摄制组几乎把全部的情感都贯注到这一年半里,悉心感受新疆的魅力,倾听天山的心跳,有太多太多平常的瞬间感动我们,让我们永难忘记。比如我们在喀什拍摄时,要跟拍一位每天去百年老茶馆的茶客。我们跟着他来到他所居住的村子里,拍摄完成,我们行将告别时,一位邻居大爷把我们叫住,要我们等一下。由于语言不通,我们不知道他想做什么。等了片刻,我们从拍摄对象的院子里走出来,看到远远一个瘦小的身影在朝我们跑,快跑到跟前,我们才发现是刚才那位老人。他抱着一只口袋,口袋里装满了核桃,要我们带上。我们坚决不收,陪同我们的干部说,不收的话,这位老人会生气,我们就用双手接过一些核桃。老人还要拼命往我们手里倒,许多核桃掉到了地上。在我们整个拍摄过程中,这样的事情已司空见惯。我想说的不是新疆人的热情好客,其实我们不是客,他们是把我们当作朋友,甚至亲人。像我们在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拍摄的小姑娘,她叫夏衣达,现在还不时把她在睡前唱的歌通过微信发给我们。大都市拉远了人的距离,但在新疆,人与人之间没有陌生感,让远在异地拍摄的我们有了一种回家的亲切感。所以纪录片《天山脚下》第一集的名字,叫“家园”。

  我们把我们在这一年半里的拍摄经历拍成了一部花絮,作为这部纪录片的第六集,会在央视网上播出。制片人颜占领老师为这集花絮起的名字是:我们都是新疆人。

  记者:读者所了解到的祝勇是多面的。您著书立说,已出版作品五百余万字;主创历史纪录片多部,为《历史的拐点》《辛亥》《利玛窦:岩中花树》《苏东坡》等大型纪录片做总撰稿。您作为故宫博物院的研究人员,同时又是故宫影视所的所长,在学术上也有深厚造诣,著有《故宫的古物之美》等多种著作,这种综合的知识结构及丰沛的创造力令人叹服,请问您是怎么做到的?

  祝勇:首先是热爱吧,因为热爱,才有动力,一直做下去,不计得失。

  第二是我惜时如金,甚至在我眼里,时间比金子更宝贵。比如,我不开车,经常坐地铁,因为假如不是赶上高峰时段,地铁一般都有座位,我可以在地铁看书,一个小时的交通,时间不会白白浪费。我平时出行,包里都带一本书,去异地,则随身带电脑,包括到新疆拍摄,这样即使飞机延误我也不着急,因为有事照样干,什么也不耽误。

  第三是许多事情相互有关联的,像一座大厦,由各种回廊、通道、楼梯构成。其实一个人的创作,不论是哪种类型的创作,都与历史学、艺术学、人类学、民族学、民俗学、地理学、植物学等一大堆的学科相关。一个从事创作的人,精神的空间不能太狭小,不然他就成了井底之蛙。无论写作,还是拍摄,都需要有一个庞大的知识体系,这样当我们聚焦于某一个具体主题时,才能有更大的视野、独特的视角,收放自如。我一方面写作,另一方面拍纪录片,其实这两方面是互动的,不是各自独立。比如我研究故宫收藏的艺术品,其中就有李白的书法作品《上阳台帖》,著名收藏家张伯驹先生认为此作是真迹,李白的书法真迹,今天全世界只此一张。李白是从唐朝的碎叶城出发,经过天山,进入黄河流域的。了解新疆,才能真正理解李白,理解《上阳台帖》里的那种明媚与博大。同理,历史和艺术的视野,对于纪录片的拍摄也是重要的,能够使它不至于流于浅薄。

  记者:新疆生活一直被描摹成“远方的生活”——这是一种来自外部的视角。这种“遥远而美丽”的概念,来自纪录片、明信片、旅游海报,您作为《天山脚下》的总导演,历时一年半在新疆大地风尘万里地行走,近距离地触摸草原、戈壁、雪山以及这片土地上的人。那么新疆对您这样一个外来者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祝勇:新疆当然包含着太多视觉的奇观,是摄影家的天堂,但并不是每个人都一定要摄影,新疆也不是猎奇的对象。对更多的人而言,新疆是伴随他们成长的地方,犹如我们的父母,我们的筋骨血肉来自他们,我们的生命情感来自他们,无论贫穷还是富贵,我们与父母,都是彼此的一部分,不愿分离,也无法分离。

  (祝勇,作家,学者,艺术学博士,第十届全国青联委员,现供职于故宫博物院故宫学研究所。担任多部大型历史纪录片总撰稿。多部纪录片作品先后荣获第21届中国电视星光奖,第25届、26届大众电视金鹰奖优秀纪录片奖、中国十佳纪录片奖、中国纪录片学院奖,与《舌尖上的中国》并列获得第18届中国纪录片年度特

  别作品奖等。已出版个人文学作品40余种。)

  □反响

  《天山脚下》讲述新疆人的心灵故事

  □本报记者加孜拉·泥斯拜克萨日娜

  7月2日晚,大型纪录片《天山脚下》在

  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播出。这部纪录片通过一个个鲜活生动的人物故事,以国际化的视角,着重表现了新疆的自然之美、人文之美和生命之美。这部纪录片一开播,就受到了新疆观众的热情追捧,认为它“不只是新疆的风光片,更是新疆人的心灵故事”。

  克拉玛依市文联赵钧海:我认为热爱新疆、赞美新疆,重要的是要用心去体味。《天山脚下》用贴近人心的视角,用真实的人物故事,为观众呈现了一个个细腻动人的画面,还有新疆人丰富的心灵世界,还原了生活的本真,让观众看到了一个真实美丽而又质朴的新疆,也是最可爱的新疆。当然,本片的文字解说、字幕、摄影、甚至选景取材等匠心独具,无疑是近些年反映新疆人生活最恰当、最真切的纪录片之一。

  乌鲁木齐市米东区教育局干部王新梅:这几天,我每天晚上10时30分准时打开电视机,收看《天山脚下》。这对于一个多年没有看电视习惯的人来说,是一个独特的体验。随着荧幕中热瓦普、卡龙琴合奏的音乐声响起,新疆的山川河流,孩子老人的画面诗意而又美好。这部纪录片的每一集,都是将几个故事组合在一起,来讲述一个共同的主题。没有先入为主的铺排,没有煽情的情节,那种自然、质朴、安详的气息和新疆大地的气质是很吻合的。

  伊犁晚报社蔡立鹏:《天山脚下》播出后引发热议是在意料之中的,因为一个好的文化产品必然会受到大家的关注。这部片子的每一帧画面,都体现出了拍摄者的用心。除了这部作品制作精良外,我更多地被片中的人物故事打动。要知道,能拍好新疆山川风光的人很多,但是能用镜头语言讲好“新疆故事”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天山脚下》用一个个普通人的真实经历和感受,讲述了一个丰富动人的新疆。那些在天山南北生活的平凡生命,他们生活里的苦辣酸甜,呈现出了生命之美,是最朴素也是最动人的力量。

  新疆雅辞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导演兼摄影徐凯:看完纪录片《天山脚下》第一集,整个画面带给我直观的视觉感受就是震撼,不论从构图还是用光来说,摄制团队都下了很大功夫,拍摄手法也很全面。要知道,拍摄手法的丰富性决定了画面的信息量,也决定了后期剪辑时的流畅性。总之,这部片子整体画面的调色让人很舒服,画面调性是统一的。

  新疆建筑设计研究院干部叶克本·哈布迪西:电视纪录片想要表达出层次丰富的主题,不仅需要先进的拍摄技术,更需要摄制组主创人员细腻的情感,才能将新疆的美景、各族群众丰富的生活呈现给观众,可以说,这部纪录片全都做到了。虽然它拍摄的主题很宏观,细节却很丰富,既展现了新疆的壮美山河,又有对故事主人公丰富心灵的细腻表达,每个镜头都与故事所要表达的主题相呼应,甚至不同人瞳孔的细小差别都有体现。当《天山脚下》里考究的镜头语言与新疆的美景及多元文化相遇时,这对观众来说就是一场视觉和心灵的盛宴。

  新疆科技馆科技辅导员郭入嘉:这部片子是纪实性和诗意表达的有机结合,第一集中,伊犁河谷如云霞般的野杏林,为学骑马受伤,但仍不放弃马背时光的4岁儿童阿依布兰,小羊羔经历的惊心动魄又充满趣味的第一次转场,禾木村的玛力琴脚踩毛皮滑雪板,在高山上如鹰一般飞翔的一个个场景,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让我感动。

  新疆阿尔泰山国有林管理局干部巴音巴特:我看完这部纪录片感觉非常震撼,它通过一个个生动的人物故事,展示出鲜活的、律动的、真实的新疆,让观众看到了新疆人热爱生活、热爱家乡的精神风貌,既有故事性,又有艺术性,非常好看。

  乌鲁木齐市民郭树庭:我看完第一集《家园》后,就决定今年冬天带老伴到阿勒泰旅游。在这部片子中,喀纳斯景区的冬季让人神往,我打算与家人去住一段时间,好好深入当地人的生活,给心灵放个假。

【责任编辑:张弛】

精彩图集更多》
头条更多》
视频访谈更多》
反邪教更多》
专题百科更多》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